5年前 (2015-04-28)  故事人生  抢沙发  3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p2204141865

挖墙脚,男猪脚傻逼,女猪脚飘忽,挖墙者脸皮厚,三个条件全达成这事儿就算成了。

只要你能让他来告诉我他已移情别恋,你就成功了。我不会拼死挽留他,不会。
我太太太太太骄傲了,我要我喜欢的人同我喜欢他那样的喜欢我(当然“多于”更好),我要在他心里我是毫无疑问的当之无愧的最想要的最离不开的“那个人”。如果总是得不到这种感觉,或者得到以后又变质,那时,他的不情不愿于我实与吃苍蝇无异,不如就放过他吧。
或者换种说法,恋爱这种事,本是为了过得开心。喜欢一个人,刀山火海也是甜的,于是好好在一起,珍惜这点甜。不再喜欢了,得不到从前那种快乐,与其争风吃醋攥拳抓沙,不如好聚好散,留住美好的回忆,再找别人开心。
嗯,我说的“骄傲”,是把自己当人看、也把别人当人看。
下面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可以统统跳过。

最近的一次,唯一的一次,不算很愉快,但也处理得利索,不需同情喟叹。回忆起来只觉得,是一段值得体验的经历呀。事件经过很简单,不过是,她有挖角儿之意,他有别恋之心,然而一脚踩空,没有劈成。我自恋情结发作,免不了啰嗦一番。

大三的某个午后,在校园里漫步。当时的他突然说,这一段时间他和同系一个很好的女生走得很近,她已在追求他,他也有些心动了。他说,他希望我也好好努力,不要比不过她。(在这一大段表述之间,我除了提示性、延续性的搭腔询问,并没有发表我的看法。那时,我心里在打腹稿,分手致辞稿。汗,当年我竟然没有想到去他上课的教室抓一抓奸….)
我看到他的犹疑,这份犹疑让我知道我在他心里,起码在那个时段,已经不是“就是那个人”了,对我,已经不再怀有理所当然的归属感了。而让他只停留在犹疑、没有直接……的,是我们曾交往的时间。这过去的时光既是相处的习惯,也是感情的砝码。但我没办法使用这个砝码,我没法把自己置身于和其他人相比较以供挑选的境地。
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喜欢了她,并不只是虚晃一招。我知道喜欢优秀的人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愿意果断作抉择的人,却不平常。
他说,她从他同班同学口中知道了我,包括我的名字,学院,我俩的发展史,和不太融洽的现状。我询问她的信息,而他连名字也不愿说,理由是,说这些只是给我提个醒儿,告诉我事情的现状,告诉我他还在犹豫还没有决定,同时很不想把事情闹大。我又追问,他统统不答,反而说,我问的问题让他难以回答。于是当时我就放过他了。

那天我在饭否上自语,语气不免愤懑。
1.我也有点憋屈。我今天的想法太干脆,理智得让我怀疑我真的有感情吗,我对待我自己以及我身边的事怎么可以如此不掺杂感情地考虑、就仿佛自己只是侧立观棋的第三个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一点都不惊慌。也有可能是因为我那时觉得这个男孩子本来是囊中之物,没有及时产生危机感….)(我太自恋了汗。)
2.有些话不说不意味着我不知道。有些心理当事人自己未必明白也不意味着我不明白。比如没回答的问题:拒绝透露其人其名究竟是在回护谁?真如所说是怕我闹大?就算是,那怕我闹大伤害了谁?其实答案相同。不说也知道。
3.或者说,就算是,怕我去找人家、不怕人家找上我?还是太了解人家太不了解我?明知人家在暗我在明,装作好意 “透露敌情提醒于我”,却半分不肯透露,说明并非怕我这个明靶子遇敌吃亏、而不过是内心隐隐于我有愧罢了--这半分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安抚自己不安的内心。如此,答案昭然若揭。
(我不介意他对别的女孩子动心,喜欢上什么本来就是人之常情,所以他其实无需对我感到歉疚。我也常对别的男孩子心花怒放眼冒金星分不清东西,我只是比他更明白自己。我希望我们都能明白,我不能买所有我喜欢的衣服,他不能得到所有他喜欢的女孩子,得学会取舍,就这样。)
4.就算他能相信我能客观没有刻意攻击,最终也会怨恨我的冷静明白,只要他遗憾下去。
5.对无疾而终的感情,我并非没有恻隐。我对求不得这三个字,实在也是深感其痛与无奈。唉。谁能什么都捞在手里?都喜欢,就是都不喜欢,或者一句都喜欢本身就是谎言。
(总之有些事,不过是跟自己赌一把,赢了心欢喜,输了莫埋怨。如果那时他倒向了她,我也不会化身怨妇控诉他的背弃,我得大大方方的把分手致辞拿出来,堵熟人们八卦的嘴。)

后来,我对他说:
1.你希望我好好表现,和她竞争。但问题是,你本来是我的男朋友,你把我摆在和她同样的竞争位置上,仿佛我们的关系又退回到确立之前。那么,我们共同度过的时光,难道和她的柔情体贴一样,只是可以拿来称重比较的砝码吗、谁的砝码重谁就赢得你吗?
(正是因为我喜欢一个人,所以才觉得别人都比不过他,而不是因为,这个人的得分比别人都高,我才开始喜欢他——早不是封建时代给儿子挑儿媳妇的时代了哇。)
2.男人,你,不是超市里打折的鸡蛋,我不是清晨赶超市的大妈,我不会跟别的女人抢“买”男人的。你转而喜欢她,我们就好好分手。这是你自己要想清楚的事,不太需要和我商量。
(此时我不会刻意表现刻意笼络刻意争宠哪怕只为争一口气。)
我们都保持了冷静。

再后来,那个晚上,他发短信说,他拒绝了那个女生。他说,他还是爱我,不愿离开我,而那个女生哭了。他说,她鼓起勇气承受压力向他表白,哭了,让他很不忍心。我看到了他的怜惜。啊,怜惜。真值得回味。(他疼惜她的语气真让我印象深刻。因我平静没有哭得惨兮兮,于是对我便没有怜惜没有心疼。人们总是对摆在眼前的苦难痛彻心扉,却想不到海面上露出的冰山只是一个小角。)
我回短信说,被拒绝,是可预见的结果之一,没事先做好成与不成两手准备,输了,承受不起然后哭,有什么可怜的,人本来就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各种后果。我说,她为了感情不顾颜面固然值得体恤,但挖墙脚这事本身就不光彩不道德,你该看清楚两面,不要让你对她的同情怜惜变廉价。(在艰难的时刻不见面,是一种避过锋芒、保留余地的方式。)
那个周末,隔壁班闺蜜好姑娘W同学突然请我去吃米斯特披萨,真是好吃死了,从此不能忘怀。此后,我和他的关系又融洽起来了,真是奇怪的世界。

这事还有个奇怪的后续。一学期之后我俩又吵架吵到不行,怒而分手。当时我在人人上发了一条状态,大意是“去年想来挖我墙角的那个女生如果你依然喜欢他那么现在你可以上了,他当时很怜惜你、舍不得你”等等。然后我和他竟然又和好了,竟然在教室上网时又被他看到了这句话(说竟然是因为我上人人的次数屈指可数)。然后在我去洗手间时,他火速翻了一遍我在人人上的好友(心虚的行为,以为我知道她是谁了、他是在确认那个女生是不是加了我的人人),又不幸被我发现他翻我的好友。我知道他被这条状态惊了一下,但他没有承认他翻我的人人好友是有目的的。既然他不承认,我也没说我就是那么一说,没说我既没有意探寻、也确实不知道她是谁。三五天之后,我俩在七食堂吃完午饭,搁盘子走人的时候,他突然说他刚才看到了那个女生在某方位某桌,好像是与她的新男朋友在一起(这是在向我宣示他俩完全没有暧昧关系了,包括顺便试探一下我到底能不能认出她来)——在我发那条状态之前,我们从没提到过那个女孩和他俩之间的事,在食堂事件之后,也再没提过。

我每次谈恋爱,都会约定一下,不管有什么想法,喜欢或者不喜欢,如果有什么变动,最好直接说明白。这是为了省心,也是个好习惯。不管发生什么事,犹豫或者别的什么,面临选择或怎样,都应该尽早说清楚。不要欺骗隐瞒,不要主观臆断,不要自作主张。
从内心上讲,喜欢上别人并不是关乎生死的严重错误——我没有冀望过谁“永远只爱我一个”,感情淡薄分手与移情别恋分手对我而言并无本质区别——如果他爱上了别人,那么,我,在难过自伤之余,确实能理解他。既然我能理解他的“背叛”,那么他最好也是个聪明人——能看清自己的感情,并有勇气做出选择。到了这一步,“be a man”是我对他最后的期待。说真的,对于“有勇气做出选择”,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真不是我能看上的人。
从手段上讲,有道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如果感情留不住了,体面也得留住。既然没有财物纠纷、名誉败坏,我没必要歇斯底里闹一场。“爱我还是她”、“要我还是她”,这是他自己要面对的抉择,而我无法干涉。给他时间,等待他的答复,最后接受事实——我确实有这个耐心,我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唯独对感情才如此的。什么样的人谈什么样的恋爱,从这个角度上看,我本来也没有他路可走。
至于忠贞不忠贞,道德不道德,我不愿着意批判。我特别理解自己的软弱,所以愿意理解别人的软弱、愿意理解燃烧一切的热望。我只是鄙视有勇无谋或没有担当。经书有云,“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我很佩服这句话。

说话的分寸么。如果让他不舒服却能让我却感到痛快,那我一定会这么做的,因为我和他在一起,本来(主要)是为了满足我自己,而不是献祭自己只为满足别人。如果我说了想说的话却让他猜忌上我,那这份猜忌也不过是让我更加了解他一分,正是这一分了解告诉我,“他本就不是我很喜欢很赞赏的那类人啊”。我觉得会这样想的人很小家子气,和我并不那么“对盘”,我只是和他“玩玩罢了”。

如果确实因此分了手,我可能会刷爆他的卡,作为伤心难过的补偿嘛。想象中这真的很刺激。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